作为大肠癌转化成像模型的Colo-205

作者:

Chris Bull,成像高级科学顾问

日期:

2017年3月

如我们去年10月的HT-29模型聚焦所述,结直肠癌(CRC)是美国男性和女性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二大主要原因。 在过去几十年中,CRC的死亡率一直在下降,现在美国有超过一百万CRC存活者。但是,2016年仍有95,000例新增病例确诊。

在这些CRC新增病例中,约10%患者的特征是B-Raf原癌基因丝氨酸/苏氨酸激酶(BRAF)基因发生突变,导致残基600(V600E)发生缬氨酸到谷氨酸的变化。已知1 BRAF是促分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途径内的重要参与者,对细胞的生长、增殖和细胞分化具有深远影响。2临床上,通过18F-脱氧葡萄糖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术(18FDG-PET)测量,BRAF抑制剂表现出抑制肿瘤代谢的显著能力。3

表1:结直肠癌模型

结肠 C2BBe1、Caco-2、Colo-205、Colo-205-Luc #2、DLD-1、HCC2998, HCT 116-Luc、HCT-116、HCT-15、HCT-8、HT-29-Luc、HT-29、LoVo、LoVo-6-Luc1、LS 174T、LS411N、SW-480SW-620 人类
C26C51CT26。WT 小鼠

科文斯拥有多种CRC模型(请参见表1),而Colo-205是我们最常用的BRAF突变株系之一。我们还将临床前18FDG-PET用于测试转化应用。图1说明了BRAF抑制剂对裸鼠皮下Colo-205的功效。Colo-205也表现出对18FDG-PET摄取强烈,并且使用BRAF治疗可以观察到肿瘤代谢调节(图2和3)。

图1:用BRAF抑制剂治疗后Colo-205的皮下生长
图1:用BRAF抑制剂治疗后Colo-205的皮下生长
图2:使用BRAF抑制剂治疗后的FDG-PET SUV平均数
图2:使用BRAF抑制剂治疗后的FDG-PET SUV平均数
图3:FDG-PET Colo-205皮下肿瘤的图像
图3:FDG-PET Colo-205皮下肿瘤的图像

 

联系科文斯,讨论您的下一项临床前CRC研究设计。


1Tejpar S、Bertagnolli M、Bosman F等人。结直肠癌切除术的预后性和预测性生物标记物:将基因组学整合到生物标记物筛选中的现状和未来展望。《Oncologist》。2010;15(4):390-404。

2Matallanas D、Birtwistle M、Romano D等人。Raf家族激酶:旧貌换新颜。《Genes Cancer》。2011;2(3):232-260。

3在BRAF突变的晚期黑色素瘤中对威罗非尼的标记、均质和早期[18F]氟脱氧葡萄糖-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反应。《J. Clin. Oncol》。30, 1628-1634 (2012)。


注意:研究是根据适用的动物福利法规在AAALAC认可的研究中心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