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同基因小鼠模型评估传统免疫“冷性”癌症中的免疫调节剂

作者:

Dylan Daniel、Sumithra Urs、Steven Jones、Joshua Mandella、Sarah Krueger、Alden Wong、David Draper、Scott Wise、Maryland Rosenfeld Franklin

年份:

 2018

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

海报:使用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同基因小鼠模型评估传统免疫“冷性”癌症中的免疫调节剂

简介与背景

  • T细胞检查点抑制剂已在免疫“热性”癌症类型(如黑色素瘤、肾癌、膀胱癌和肺癌)中表现出显著的临床优势。“热性”肿瘤的特征是CD8+ T细胞浸润明显,新抗原负担高。
  • 乳腺癌被认为是一种免疫学上的“冷性”癌症,通常具有最小的CD8+ T细胞浸润和低得多的突变负担。临床前研究人员需要强大且具有代表性的乳腺癌模型来测试免疫肿瘤学(I-O)组合策略,这些策略可能会将这些“冷性”肿瘤转化为“热性”肿瘤。
  • 放射疗法(RT)是一种用于乳腺癌的临床治疗方法,已知会改变肿瘤的微环境,诱导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并已显示出与免疫疗法的协同作用。
  • 4T1细胞系是I-O研究中使用最普遍的同基因乳腺癌细胞系模型,因为其有用的性状包括具有Treg和G-MDSC的免疫抑制微环境以及高转移表型。
  • 患有4T1肿瘤的小鼠在反复用大鼠抗体治疗PD-1、PD-L1、GITR或OX40后,可能会发生致命的超敏反应。
  • 作为研究免疫性“冷性”乳腺癌的替代模型,在药理功效研究中,我们表征了两种乳腺癌模型EMT6和E0771的肿瘤免疫特征以及EMT6和E0771对放射、共刺激激动剂和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
  • 卵巢癌是另一种具有低新抗原负担的免疫学“冷性”癌症。腹膜内ID8卵巢癌模型对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已得到表征。